网赌出黑 恒远 诚信追款

网赌被黑不给出款该怎么应对_我能听到,父亲体内的DNA在重组时氢键断裂的声音

图 /《神战:权力之眼》

……

*全文共计5251字,阅读约需10分钟。

轮回

作者:朔河

这是毫无征兆的灾难,是永无休止的轮回。从那时起,整个世界都将变得暗淡、荒芜和冷漠;当然,总会有光明、灿烂和温暖的时候。

01

春节前几天,父亲慌慌张张地从他打工的那座城市回来,凌乱的头发遮住耳朵,衣冠不整,一脸的憔悴,一句话也不说,就像变了个人。

他的沉默使我与母亲一时间手足无措,他总是用失魂落魄的目光审视我,死死地盯着我的左眼,仿佛在寻找某种答案,我则切身感受到他的眼神中所流露出的痛苦。

“爸,你病了?

“没……”

“你看起来像是没睡好。

“没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母亲也劝他去村头的诊所检查一下,好好睡上一觉,但他已经不再说话。失去新工作的他重操旧业,一头扎在挂满布料的裁缝铺里,那里还有一大堆的半成品在等他。

他熟练地在裁布台子和几台缝纫机间游走。这些机器默默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,它们暂时适应了他的改变,是他的最佳拍档。他也了解它们的习性,就像狗主人了解宠物狗一样。他们达成了人与机器的高度磨合。

那些还未成型的衣服,它们就好像他尚未出生的孩子、我的弟弟妹妹。不过我不会产生任何压力,因为它们出生后的不久,就会被顾客领养,而父亲会从中获取一笔微薄的费用,来维持全家的生计。

父亲表现出的失落感如同流行病毒一样,从他的言行举止中传染给房间里的一切事物。那些机器首当其冲,他在驾驭它们时的那种灵动的节奏感渐渐消失,代之以刺耳的嘶鸣,电动马达好似受惊的烈马,疯狂地旋转,眼看就要挣脱绕在转子上的缰绳。他却视而不见,依旧快马加鞭赶制衣服。

长时间的闲置,使机器内部的零部件生锈了。锈迹向整个机器扩散,针头已经歪了,不停跳线。

父亲并不在意歪歪扭扭的缝合线,一味沉浸在缝制衣服的喜悦中。

02

正月初三的上午,我可能产生了一些幻觉。

在我左眼的正前方,隐约可见细小的黑斑随着目光移动,仿佛挥之不去的幽灵。

我的“弟弟妹妹”们被父亲缝制得七扭八歪,难看极了。他小心翼翼地将它们熨烫平整,熨斗尾部用一根导管连接在一个不锈钢气罐顶端,源源不断地为熨斗提供炙热的蒸汽。白花花的蒸汽从熨斗的气孔喷出,一时间无法散去,像浓密的云朵挤满房间。

他将自己隐藏在这云雾缭绕之中,时隐时现,遥不可及。我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不清,而那块黑斑却愈加清晰——分明是一个眼睛形状的符号。

“咳——咳——”

门外有人刚刚掀开厚重的门帘,就被呛得直咳嗽。我们迎来了新年的第一位顾客。

母亲在迷雾中摸索着打开窗户,寒风吹来驱散大雾,一个老头儿眯着双眼站在门口。

“军儿,听说你前一阵儿从城里回来了,我今天就过来看看衣裳做的咋样了。

母亲见父亲不说话,就替他做了回答:

“张老早安,已经做好了。

“哈哈,这么快!

父亲从恍惚中回过神儿,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老头儿,就再也没说什么。他习惯性地从柜台后面拿出一本厚厚的花名册,看起来更像是本大字典。在其中某一页上用红笔打了个勾,接着拿起挑衣竿子,从高高的衣服架子上取下一套中山装给老头儿试穿。

在我看来,这套衣服简直丑陋不堪,领子、袖子和裤腿是拧着的,衣兜左右不齐。老头儿穿上以后照镜子,俨然现了原形的妖怪。他瞬间就气炸了,手忙脚乱地解扣子。

“唉,我一进门儿,你就不说话,脸色又那么难看,是不是成心耍我?这衣裳我不要了!

老头儿将这张让他出丑的兽皮一把撂在柜台上,夺门而出。我和母亲愣在原地,父亲也不做任何解释,一个劲儿地唉声叹气。

03

直到正月初六,父亲已经熬了两个通宵。房间里挂满各式各样的节能灯,三盏长灯横亘在矩形的工作台上方,每台缝纫机的正上方悬挂着螺旋状的吊灯,其他角落里还分布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灯泡,灯光交相辉映,整个房间亮如白昼。父亲就在灯光下,用一把不锈钢的大剪刀裁剪服装。

在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下后,依然能够看到从门缝和门楣里投进来的光,听到剪刀咀嚼布料时的“咯吱”声,尽管如此,我还是可以入睡,因为已经习惯了在父亲制造的噪音中进入梦乡。

可是那晚,我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敲击声惊醒,一开始,我以为是我那过于敏感的心脏在蠢蠢欲动,当我捂住胸口,才发现者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。我将耳朵贴到门缝,那竟是父亲的心跳声,那颗滚烫的心奋力地抵御着某种东西,“扑通——扑通——”。我惊讶于我的听力竟如此灵敏,我还能听到父亲体内的DNA在重组时氢键断裂的“咔嚓”声。

他在进化,或者退化。

次日清晨,父亲熨烫衣服时产生的蒸汽再一次弥漫了房间里的每个角落,迷雾中的父亲犹如一头雪白的独角兽,当浓雾消散,他又显现出本身。然而,其他物品都失色了,那些挂在墙角的布匹统统变成黑白色,就连母亲精心栽培的兰花草也化成一丛丛枯枝败叶。

我回到自己的房间,恍惚中从桌子上拿起一本故事书,随手翻开其中一页,一只眼睛的图案映入眼帘。

那正是我左眼中黑斑的样子。

04

正月初九的那天傍晚,夕阳洒在我家雪白的墙壁上,方圆二十米以内的事物完全脱去颜色,这种罕见的景象把所有顾客吓跑了。就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,一个陌生男人带着一个男孩儿步入大门,径直来到铺子里面。

看这人的长相,像极了父亲——简直就是和父亲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他自称是为别人消灾解难的阴阳师,并声称可以无偿帮我家驱邪,父亲已经说不出话来,而我和母亲也没有拒绝。

阴阳师手握拂尘,上上下下、前前后后、里里外外地把房间的每个角落都看个遍,然后就念起了咒语,那个男孩儿站在一边默默观察,他戴着一副蓝色边框的眼睛,高出我半个脑袋。当我俩目光交汇的一瞬间,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诡谲的微笑。

法事完毕后,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身后,小声对我说:

“我父亲的法力对付不了这个恶魔,因为它不属于本地。

“它是什么,来自哪儿?

“它叫赛特,来自埃及。

“撒旦?

“不是撒旦,是赛特,不过它就是埃及神话里的魔鬼。

阴阳师的儿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纸牌,抽出一张递给我。

“这是一张护身符,上面画的是荷鲁斯之眼,它将带你寻找答案,并帮你消除灾难。

“我要去哪?

“小时候,每当夏天,你和伙伴们常去的那条水渠。
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

“我小时候也常去。

“然后呢?

“过了桥,有人在哪儿等你,确切地来说是神在等你。

,网赌被黑网站不给出款怎么办,网赌被黑审核不通过怎么办,网投被黑审核不通过怎么办,专业出黑网赌追款团队帮您解决,多年经验为您提供优质方案,

“我什么时候动身?

“等一个月圆之夜。

05

正月十二一大早,就听见父亲踩缝纫机踏板的声音,他又在发狂,时而痛哭,时而大笑,他疯狂地发动缝纫机,电动马达加速转动,机头与台板之间的螺丝已经承受不住开始松动了。他又跳到矩形工作台前,抄起大剪刀,将一块布剪得稀碎。

不久,又开始抓挠自己的脑门儿,挠出银白色的血液,把我和母亲吓呆了。接着,他用头撞墙,墙壁上出现一个漏斗状的坑,再来看看他的脑门儿,长出一个螺旋状的犄角,这个角足足有一尺长。接着他的手指变短了,并粘连到一起,再也无法使用剪刀,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促使他感到羞愧难当。

变化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。他因为感到双脚奇痒而大力搓动,皮鞋从脚上掉下来,袜子里的已经不是脚了,更像是蹄子。此时的他恼羞成怒,将眼前的一台缝纫机推到,依然怒不可遏,情绪急转直下,我自然成为他用来发泄的出气筒,在他打我屁股的时候,我感受到的不再是一只手,而是一只蹄子在踩,我相信他打我是因为受到魔鬼的教唆。我放声大哭,不是因为屁股痛,而是对魔鬼的恐惧。

从此,他再也无法使用剪刀和缝纫机,不能继续制作服装了,彻彻底底的失业了。他不再沉默,他已经不能使用人类的语言了,他的嘴巴比额头还要宽阔,无法用正脸来面对我,因为眼睛长在两侧,他只能给我一个侧脸,从他那只硕大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深深的自责与愧疚,还有一个跟我左眼黑斑一模一样的记号。

06

正月十五那天,我迎来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。等待担惊受怕的母亲在惶恐不安中睡去后,我悄悄穿过走廊,来到后院的一间小屋前,透过窄窄的窗户看到匍匐在干草铺上的父亲,他动了动耳朵,擤了擤鼻子,用侧脸努力朝向我,但他已看不见我,他那凌乱的白发完全遮住了眼睛。

于是他拿犄角指着我,冲我点头,低吟并喃呢,仿佛听到他说:

“走吧,孩儿,去远方寻找光明、灿烂和温暖吧。

他将脑袋迅速转向墙角,我也转身走向大门,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啜泣声,以及泪水掉在草铺外缘的水泥地上的“滴答”声。

灾难当初只降临在我家,现在感染了全村,使得本该充满喜庆与欢乐的元宵之夜一片死寂。原本红墙蓝瓦的房子悄然间变成为白墙灰瓦,周围的土地严重沙化,踩上去软绵绵的,月光下犹如一片海洋。一阵寒风掠过,道路两旁的枯树摇摇晃晃,巨大而干瘪的躯干向着夜空挥舞。

我的听力再次变得异常灵敏,听得见风从北边的腾格里沙漠裹挟而至的脚步声,声音的主人是个恶魔,我加快步伐冲向水渠上的石桥。

“快上桥,别让塞特碰到你。

从石桥的另一端传来低沉而厚重的告诫,我感觉到身后凉飕飕的,一脚就踏上石桥。

“可恶的法老管家,奥西里斯的小儿子······”

塞特低声咒骂着对方,我回头看到风沙中的这个恶魔露出鳄鱼般的脑袋,时而变作鹰头,时而又变作胡狼头。它用凶狠的眼神盯着我。

“回来小屁孩,不然我就把你父亲变成一头猪。

“别听他胡说,快过桥来,我带你去见法老,他会帮你。

当我回过头来,发现面前的石桥伸得很长,桥下流水潺潺,流水声随着我的脚步变大,变作惊涛拍岸。

“别犹豫,你的脚下不过是条河罢了。

“河?

“尼罗河,它是埃及人民的母亲河,正如你们的黄河,它也是阴阳两界的界河。

我终于看到一个黑黝黝的高大身躯,长着一颗胡狼头,我在故事书里见过他。

07

皓月当空,南山之下,阿努比斯和我进入幽深曲折的山谷,巉岩藏在朦胧的迷雾中,一条隐约可见的光带突显出来,近看,各种八面玲珑的花灯悬挂在崖壁之上,上面描绘着龙、狮子、仙鹤、太极、闪电等各种图案。

阿努比斯的父亲冥王奥西里斯坐在高大的石座上,身旁是他的长子法老守护神荷鲁斯,荷鲁斯的左眼上蒙着块儿布,他就用右眼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又对我身边的阿努比斯说:

“你终于带他来了,弟弟。

“是啊,他差点儿就被塞特逮到,他的父亲彻底化作独角怪物,我们必须帮他们结束这场灾难。

“好了孩子,你现在需要选一盏灯,用来拯救你的父亲和你们的村庄。

我环顾所有的花灯,手中摩挲着眼镜小哥给我的那张牌,看看荷鲁斯独眼的鹰隼脑袋,自然而然的选择了一盏描绘着眼睛的花灯。

荷鲁斯接过奥西里斯递给他的权杖,将它拉长,去够那盏灯,就像我父亲用端头带钩的衣杆够衣服一样。

沉默的冥王终于开口了。

“现在你有了这扫除黑暗的明灯,就可以回家了,将它悬挂在你家房梁之上,它可以代表太阳神——拉(Ra),它会与我弟弟作战,当它的光芒熄灭,就是令尊恢复之时,也是塞特离开一片土地之日。

阿努比斯送我走出山谷,临别时,他告诉我一个秘密。

“好孩子,你的视力会因为这次冥界之旅减退。

“我的左眼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图案,好像荷鲁斯之眼。

“那是个征兆,我哥哥为我父亲报仇失去了左眼,你为了拯救你父亲将失去部分视力,左眼会比右眼更严重。

“我终于明白了,我认为我见过未来的自己,就是那个眼镜小哥,左边的镜片比右边厚。

“那就祝你好运吧。

他那长长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露出雪白的牙齿,目送我走过石桥。风停了,塞特不敢在靠近我,赤色的月亮西沉,东边的天际线泛出紫色的微光。

08

正月十六,我睡到很晚才起床,看到大梁上的花灯,又回想起昨夜的奇遇。来到后院探望父亲,屋子里满地的雪白毛发,他终于可以用眼睛看着我了,并对我嘶鸣。

“它离开了。

我也冲他点点头,塞特离开了,父亲也就快要恢复了。

万物的色彩回到了各自的位置,一盆盆兰花草得意地绽放出朵朵橙黄色花蕊、乳白色花瓣的小花儿。

父亲的角越来越短,嘴巴和鼻子也在变小,他体内的DNA也在努力复原。三天后,花灯的灯芯燃尽了,他变回了原来的样子。我脚踩着凳子,想要把它拿下来,却被父亲制止了。

“等等,就让它待在上面吧。

他非常喜欢这盏灯,并将荷鲁斯之眼的图标秀在常穿的上衣领口,还将它印在店铺的招牌上。现在它不但是我的护身符,而且成为我家的家徽。

母亲打扫房间时准备将父亲之前掉下来的毛扔掉,但父亲再一次制止了她。

“请把它们交给我吧。

他将这些毛发洗了洗晒干,扎起来做了把拂尘,每天用它弹去服装上的灰尘,还时不时加上几句咒语。

两年后,升到中学的我已经看不太清老师的板书,不得不佩戴眼镜,蓝色的边框,左眼镜片的度数大于右边的。父亲彻底迷上了风水和占卜,除了经常为顾客上门维修缝纫机、订做服装之外,还兼职为顾客无偿做法驱邪,每到假期,我就成了他的跟班。

某年正月初九,我们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村落,这里的景色荒芜,我们四处巡视一番,父亲就带着我信心满满地走进一家缝纫铺子。

Free talk

小时候,我爸就是个裁缝,经常熬夜做衣服。他这个人命(运气)不好,出过几次车祸,当时也请过阴阳师来家里驱邪,我的眼睛就是那时近视的。后来我看到荷鲁斯为父亲复仇失去了左眼的埃及神话故事,一下子就有了灵感。

其他的一些细节,如时间选在新年,更切合“轮回”的主题;选在月夜,更增加神秘感和朦胧美,将衣服、缝纫机拟人化,又将“父亲”拟物化,可以充分体现情景交融。

风格上致敬了偶像爱伦·坡(哥特式的暗黑气氛)、卡夫卡(拟物化的表现手法)、舒尔茨(夸张的奇幻的梦境)……

所有的这一切,最终造就了这篇《轮回》。

——朔河

«   2019年9月   »
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
控制面板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查看权限
网站分类
搜索
最新留言
文章归档
  • RainbowSoft Studio Z-Blog
  •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 Theme By 爱墙纸

网赌出黑 恒远 诚信追款 经营几年有余只要你敢试我们就敢出无任何先收费用 地址电话15687937825 扣扣2969788954 微信qq2969788954